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“战胜疫情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”-诸葛亮七擒孟获

“战胜疫情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”

原标题:“战胜疫情,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”

2月23日,武汉金墩街汉庭酒店,我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、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家紧急救援医疗队46名队员就驻扎在这里。早上不到七点,即将出发到方舱医院的一批队员正在吃早饭,队长赵松就坐在一旁“监督”,看谁吃的少了,就拿个鸡蛋、递个馒头。队员吃着,他在一旁交待今天的工作,最多的话还是天天挂在嘴边的那句“注意防护”。今天跟来到武汉的每一天都一样,赵松需要处理协调各种繁琐的事情;今天跟往常又不一样,就在前两天,赵松的父亲刚刚去世。

“战胜疫情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”

在生活中,他又成了最温暖的“家人”。2月8日晚上,回到驻地的队员收到信息让下楼去。“到那一看,赵院长盛好了热腾腾的元宵,大家才恍然那天是元宵节。”周纪妹说,那一刻她忽然有种回家的感觉。每天晚上八点,赵松会和队员们开个小会。“除了说工作,他还会讲个段子,开个玩笑,大家笑笑很轻松。”周纪妹说,大家知道队长是在给他们减压。

得知消息后,赵松默默地走进办公室,关上了门。悲痛欲绝的哭声从里面传了出来,决堤而出的眼泪里是他无尽的心痛和愧疚。队员们静静地站在门外,用无声的行动守护着他们的队长。“不发讣告、家里不设灵堂、不送花圈、不收任何人的礼金,一切从简,不给领导找麻烦,当前疫情非常时期骨灰盒暂存火化场。”止住悲痛后,赵松第一时间向后方发了这样一条消息。彼时,最新版的国家诊疗指南刚刚发布,队员必须尽快掌握,这关系到武汉病人的救治、关系到每个队员的安全。赵松深知,这里是战场、是前线,没有更多时间留给自己的悲伤。很快,他擦干眼泪走出办公室,召集大家开会。对于父亲的事儿,他只字未提,但看着他红肿的眼睛,大家坐在下面偷偷地抹泪。“看着他强打精神,我们都很心疼。他太难了,可医疗队一刻都离不开他啊。”医疗队队员李星说。作为医疗队队长,赵松就是队员们的大家长,要保证他们的安全,要照顾他们的生活,要解决他们的困难,面对这些年轻人,他又何尝不是一位“父亲”。在工作中,他是最严厉的“家长”。每天队员们出门前,他都是千叮咛万嘱咐,经常跟他们一起到方舱医院的更衣舱。队员们在里面穿防护服,他就在外面盯着。“小程小程,你那护目镜再戴戴,没戴正!”很多时候,他隔着玻璃大声提醒里面的队员。在驻扎酒店,共住着来自三个省的医疗队队员。赵松第一时间主动找到其他两个医疗队负责人,共同商讨制定了严格消杀分工、体温管理等,划分出明确的清洁区、污染区,从方舱医院出来的队员进入酒店必须按照规定路线走。

战斗还在继续,医疗队的任务还很艰巨。赵松将失去父亲的悲痛深深地埋在了心底,化作了一直向前的动力。他相信,取得抗击疫情最后的胜利,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。

2月19日,医疗队来到武汉已经半个月。临近中午,突然传来消息,赵松卧病四年的父亲,走了。“震惊、错愕、不敢相信”,医疗队护士长周纪妹回想起当时大家的感受。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历史故事|历史故事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历史故事|安禄山与杨贵妃|越战女兵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乾隆皇帝的儿子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西晋第一个皇帝